蘸醋

努力产出的难产傻白甜
(想捅刀

应是相识(无剑视角)

*  嘛,随意地混个产出?哈
*  人称有些混乱抱歉


  「世人皆知丐帮帮主是打狗棒,但真正结识打狗棒的人,称其为“绿竹棒”。」


  初见绿竹,无剑便发觉这是个很好相与的青年。
  不仅没以身份压人或是不分青红皂白先将她审问一番,还热心相助。
  “丐帮的弟子从不见死不救,外面的这些妖物就由我来对付,你跟着我一起出去吧。”
  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言罢就掏出了腰间的竹棍把她护在身后。
  待灭掉魍魉之后,丐帮微笑着向无剑伸出手。
  如指路明灯,即刻消除了迷途之人心中的迷茫。自此,再无仿徨。

  缘实为捉摸不透。
  兜兜转转,无剑和倚天屠龙绿竹金铃四人一起踏上了去往剑冢的道路。
  五人的小队里,她失去记忆故为人处世皆如稚子一般,倚天为人孤傲不善于与人交谈,屠龙虽性格随和但多数时候只想着与倚天的切磋之事,金铃心思活络却烦于与古墓外人维系情感。因此,绿竹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让大家连在一起的那根“绳子”。
  虽去剑冢途中遇到了种种灾祸,大家亦以绿竹好乌鸦嘴一事调笑,但与绿竹的情感都十分亲厚。
  金铃一路本冷言冷语,说回到古墓就不再与他们同行。但最后还是担心绿竹安危,又循着无剑等人的踪迹追了上来。

  无剑待绿竹也很是亲切。
  一次行路途中,他们直至腹中饥饿也久不遇人家。沉闷气氛中,绿竹耐不住终是问了句大家都不饿否。
  获得无剑肯定回答和其他人隐晦的目光后,绿竹出行带回了两只芦花鸡。
  请她挖坑倚天取水金铃拾柴后,丐帮做了一顿妙不可言的叫化鸡。满足的无剑连自己的舌头都快吞下去。
  绿竹见她此状,大谈特谈天下美食。两人情感是更上一层楼,相约以后一起吃遍天下美食。
  “我们拉勾。”
  那时无剑被叫化鸡迷了心智,伸出手来要拉勾做数。
  绿竹手上忙着烤叫化鸡,只回了她句“我们丐帮弟子,向来说话算话。”

  后来。
  后来这个约定自然是笑话一样全然作废。
  「可惜啊可惜,这世上从没有所谓“绿竹”,只有浮生。」
  向来微笑着的面庞现在也仍微笑着,只不过再没一副好相与的感觉。那张脸的主人,终于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们……
  无剑瞧见浮生眼里的戏谑也发觉绿竹眼中的陌生,脑海中思绪万千最终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你所认识的究竟是谁呢?
  你的记忆都是真实的吗?
  你以为你认识他?其实……
  剑冢一事了结之后,无剑向后来伸手援助的绿竹……打狗棒道谢。
  面前的丐帮有和她记忆中一样弧度的笑容,豪爽地说着“我们丐帮弟子从不见死不救。”然后挥手向她告别,继续到江湖上行侠仗义。
  应是梦里曾经相识吧。
  无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转身踏上去往全真教的道路。
  只是不再有那么一盏明灯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