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醋

努力产出的难产傻白甜
(想捅刀

春日(荒川第一人称预警)


    #
  春天到了,是个发情的季节。
  吾看着红叶和青行灯他们一起跑到吾的房间听隔壁茨木屋里奇奇怪怪的声音并兴奋地涂画着什么,默默地坐在墙角思考着。
  唉,想念吾的鱼塘,即使旁边总有大天狗。
  但想到昨日河童请吾帮他留个地和鲤鱼精告白,吾还是默默蹲在墙角了。
  #
  这几天大天狗总是在吾门前乱撒羽毛,弄得吾每次出门总是被羽毛围困。
  想了想,吾决定去找晴明谈谈。
  在他门口顿了一会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吾敲了下门准备进去。
  结果刚开门就看到源博雅把手伸进晴明的衣襟里,面色不愉地眯着眼看着吾。
  吾立马退了出去并迅速地把门关上。
  唉……
  刚出了门,就见到红叶和神乐在外面抱着本子,旁边雪女放着冷气生气地骂着隔壁寮那个拐走了晴明的源博雅。
  #
  哦,那天(就是河童说要告白的那天)晚上。
  河童敲开了吾的房门,委屈的问吾那天怎么没把大天狗带走。
  啊?
  大天狗如此给吾添堵,用吾开他的传记。吾为何要与他交谈?他又怎会听吾的话?
  但见河童的告白之路确实艰辛(他赖在吾房中,说吾不答应就打扰全寮情侣说是吾指使的),吾想了想(被酒吞等一众氏神围攻的滋味)还是摸到了鱼塘。
  在满地的粉红(估计是河童准备的花)中,吾抬头望着坐在假山上的大天狗,劝他明天就别待在这打扰河童告白了。
  大天狗眼神凶恶地盯了吾一会。
  就在吾以为他要控制不住自己冲过来和吾打一架时,他点头答应了。
  #
  然后他就开始在吾门前乱撒羽毛。
  啧,即使同为ssr的吾也搞不懂他。
  #
  春天到了嘛,吾天天在寮里看到男男女女在秀恩爱,弄得什么地方都不得安宁。
  心累。
  于是约了一目连一起踏青。说起来他虽然在吾之后才来寮里,但人气却很不低。不过一目连自己大概没有什么自觉罢了。
  路上遇到了小鹿男,吾问他去不去品今年的新茶。
  然后一目连、小鹿男和吾就坐在离寮子挺远的一处草地感受了一下午的平静。
  期间海坊主、椒图、白狼、红叶和大天狗路过。吾还听见童女在不远处气鼓鼓地说荒川大渣男欺负一目连大人,想冲过来打吾,但是被童男拉住了。
  等吾把小鹿男和一目连送走后,海坊主过来语重心长地劝吾要专一。
  嗯?
  怎么感觉发生了很多吾不知道的事情。
  #
  于是吾把鲤鱼精找过来问她寮里还有什么事情是吾不知道的。
  她摆出了好看的笑容,说寮里一共有三个未解之谜。
  荒川之主究竟有多少位情人。
  荒川之主究竟喜欢谁和黑白童子究竟是不是鬼使兄弟的孩子。
  吾想了想,说这三个都不是未解的。吾没有情人也不喜欢谁,黑白童子是网易(消音)设计出来的(消音),和鬼使兄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鬼使白应该为鬼使黑跟他的二人世界被打扰而生气了吧,吾神游着。
  鲤鱼精在吾神游的时候掏出一个本子写写画画起来。
  吾走到她身后看了看,画上吾穿着西服被反捆着双手,表情奇怪。(反正吾感觉和大天狗收传记结束后吾的表情一样,不堪回首,吾也不想想起)
  #
  汝在画何物?
  荒川大人的海报啊,你别打扰我,还有人要买呢。
  谁会买呢?
  嗯,有一目连大人、小鹿男大人、大天狗大人、白狼大人、椒图姐姐……
  荒川大人!鲤鱼精终于反应过来,惶急地把她的画本藏起来。
  没事,汝画就是。吾觉得对自己有没什么损失,就干脆让鲤鱼精多赚点钱好了。
  不过,倒是确实发生了什么吾不知道的事情啊。
  #
  第二天起来,吾又在门前看到了大天狗留下的一堆羽毛。
  不过这次吾没立即把他们扫掉,而是先仔细观察了一下。
  黑色的羽毛在一起凑成了一个爱心,里面空了几个字。“汝愿意成为吾的大义吗?”
  嗯哪,看来大天狗确实对吾有恋慕之情。
  这样啊,和他在一起,然后再抛弃他,以报吾被十杀之痛,如何?
  不过玩弄别人的感情似乎挺不好的。
  吾这样想着摸到平常待的地方,不出意料地看到大天狗依然坐在他那块假山上。看到吾,他扇了扇翅膀飞了下来。
  吾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开始乱扯一些有的没的。
  最后唤出吾的游鱼围着他和吾画出心形,握着他的手说道。
  “吾心悦于汝。”
  然后……
  然后吾就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天狗笑成傻X。
  啧,吾再考虑对付大天狗用欺骗感情这事未免太多余了。
  #
  结果吾玩脱了。
  被大天狗锁在怀里,吾认命地闭上眼睛任他动作想着等会来的是五杀还是十杀。
  结果他半天没有动静。
  睁开眼,吾看到大天狗落下眼泪,呜咽着亲吻吾的脸颊。
  哎呀,这小可怜。吾突然想到他刚来寮里天天跟在吾身后当小尾巴的样子,倔强有可爱,没法让人不喜欢。
  荒川之主,荒川的暴君。
  神明般无悲无喜地望着凡人生老病死,一直孜然一身,清冷而孤独。
  不过若有一个人陪着,度过千年的岁月,也不会那么孤独了吧。
  所以吾把他的脸掰过来,主动吻住他。
  “骗汝的,吾心上之人,唯汝。”
  接下来的时光,吾会同你一同度过。
  #
  嘛,春天啊,是个发情的季节。
  #
  第二日起来后,吾看这满身的红印子和深v的衣领发愁。
  结果还没等吾穿好衣服,大天狗就端着绵绵冰冲进来。丢了它抱住吾,说吾不准始乱终弃、乱开后宫、生子带球跑、霸道川总之一夜风流……
  等等,后面那几个是怎么回事?
  刚出去买绵绵冰时白狼和雪女说的。
  然后汝就信了?
  大天狗没说话,但吾看出了他心中的委屈。你情人那么多吾真的很担心,而且之前还骗过吾。
  哼。
  吾把他推到在地,跨坐在他身上,把刚刚还没穿好的衣服脱下。恶意地舔了舔他的喉结,听他的呼吸加快。
  呵,看汝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等大天狗克制不住把吾摁在床上,吾挑了挑眉。
  来·日·哭·吾·啊。

  #
  咳咳,这是篇人物ooc,文笔渣的短小产粮。
  其实我写的是狗子荒,但写着写着荒川就越来越攻,然后狗子就意外的受了。
  嘛,女王荒川喽。
  实在不会取标题。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