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醋

努力产出的难产傻白甜
(想捅刀

悄咪咪地问一下,就没有太太产粮吗?今天可是端午哎,好想看齐师兄和风师兄两个人来场甜咸之争哦。(占tag抱歉)

咚了今天新认识的华山小姐姐(仗着自己是条老咸鱼能带本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继续单机( ̄∇ ̄)
或许应该选择死皮赖脸去抱个师父
这里求扩列???

应是相识(无剑视角)

*  嘛,随意地混个产出?哈
*  人称有些混乱抱歉


  「世人皆知丐帮帮主是打狗棒,但真正结识打狗棒的人,称其为“绿竹棒”。」


  初见绿竹,无剑便发觉这是个很好相与的青年。
  不仅没以身份压人或是不分青红皂白先将她审问一番,还热心相助。
  “丐帮的弟子从不见死不救,外面的这些妖物就由我来对付,你跟着我一起出去吧。”
  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言罢就掏出了腰间的竹棍把她护在身后。
  待灭掉魍魉之后,丐帮微笑着向无剑伸出手。
  如指路明灯,即刻消除了迷途之人心中的迷茫。自此,再无仿徨。

  缘实为捉摸不透。
  兜兜转转,无剑和倚天屠龙绿竹金铃四人一起踏上了去往剑冢的道路。
  五人的小队里,她失去记忆故为人处世皆如稚子一般,倚天为人孤傲不善于与人交谈,屠龙虽性格随和但多数时候只想着与倚天的切磋之事,金铃心思活络却烦于与古墓外人维系情感。因此,绿竹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让大家连在一起的那根“绳子”。
  虽去剑冢途中遇到了种种灾祸,大家亦以绿竹好乌鸦嘴一事调笑,但与绿竹的情感都十分亲厚。
  金铃一路本冷言冷语,说回到古墓就不再与他们同行。但最后还是担心绿竹安危,又循着无剑等人的踪迹追了上来。

  无剑待绿竹也很是亲切。
  一次行路途中,他们直至腹中饥饿也久不遇人家。沉闷气氛中,绿竹耐不住终是问了句大家都不饿否。
  获得无剑肯定回答和其他人隐晦的目光后,绿竹出行带回了两只芦花鸡。
  请她挖坑倚天取水金铃拾柴后,丐帮做了一顿妙不可言的叫化鸡。满足的无剑连自己的舌头都快吞下去。
  绿竹见她此状,大谈特谈天下美食。两人情感是更上一层楼,相约以后一起吃遍天下美食。
  “我们拉勾。”
  那时无剑被叫化鸡迷了心智,伸出手来要拉勾做数。
  绿竹手上忙着烤叫化鸡,只回了她句“我们丐帮弟子,向来说话算话。”

  后来。
  后来这个约定自然是笑话一样全然作废。
  「可惜啊可惜,这世上从没有所谓“绿竹”,只有浮生。」
  向来微笑着的面庞现在也仍微笑着,只不过再没一副好相与的感觉。那张脸的主人,终于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们……
  无剑瞧见浮生眼里的戏谑也发觉绿竹眼中的陌生,脑海中思绪万千最终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你所认识的究竟是谁呢?
  你的记忆都是真实的吗?
  你以为你认识他?其实……
  剑冢一事了结之后,无剑向后来伸手援助的绿竹……打狗棒道谢。
  面前的丐帮有和她记忆中一样弧度的笑容,豪爽地说着“我们丐帮弟子从不见死不救。”然后挥手向她告别,继续到江湖上行侠仗义。
  应是梦里曾经相识吧。
  无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转身踏上去往全真教的道路。
  只是不再有那么一盏明灯了罢。

至尊组的喜鹊绝不认输!【至尊组命题作文】

*现代paro,好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ro
*多视角
*糖迟但到(严肃
*ooc是一定的Orz 只负责傻白甜


  对于倚天和屠龙在一起这件事,无剑一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的。
  从部门私下闲聊灌水的讨论群里得知这件事时,她正和当事人之一屠龙一起坐在酒吧里胡吹海喝。屠龙那天可能是遇见什么开心事,吨吨吨就干了绝情谷特制的高纯度情花酒,喝完之后就露出傻乎乎的表情边笑边说着“倚天,不切磋一番吗。”
  无剑看着面前一点气质都没有的屠龙又想起部门的高岭之花倚天男神平时冰清玉洁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平时追着倚天喊着切磋切磋原来心里竟想着这些事!

  无剑回去之后暗暗想着屠龙要是敢对倚天不好,她就第一个冲上去打爆他的狗头。
  又悄悄猜测是不是某次倚天与屠龙切磋输了被预谋已久的屠龙逮住机会成功上位。虽然无剑内心希望事情如她猜测的那样(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抢走男神),但她转念一想这是对男神实力的不信任又消了想法。
  后来仔细地观察了屠倚二人的相处模式后,无剑终是捂住几乎被闪瞎的双眼承认这俩确是两情相悦,天作之合。
  有天白扇从隔壁内勤部门过来串门的时候看到无剑一副狗粮吃撑的模样,用怜悯的眼神的关爱了一番小姑娘然后悄悄问她是否真不知道两月前屠倚二人就在一起了。
  见无剑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白扇又潇洒的打开扇子翩翩而去。
  “哎呀,怪不得……”
  等无剑从屠龙倚天两月之前便在一起了的冲击中醒过神来,只听见白扇这句似是而非的话。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约倚天出来一起过七夕?”
  无剑嘴叼着棒棒糖,吐字不甚清晰地重复屠龙他刚刚提出的请求。
  “倚天是你男朋友,你直接约他出来不就行了嘛。”眨了眨眼,无剑疑惑地问道。
  “倚天向来不注重这些,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无剑咔哧咔哧咬碎嘴里的糖,她不用看也猜得出屠龙现在脸上的笑容是如何的泛滥着恋爱的酸臭味。
  虽然对屠倚在一起这件事她举双手双脚赞成还在论坛里贡献了不少屠倚粮以至于现在不少人看到她的id就俯首叫太太,但单身狗一条的无剑总是有种莫名的心塞。
  好的,没问题。无剑拍着胸脯向屠龙打包票一定完成任务,然后立即为屠龙的约会安排规划起来立志一定给二人一个难忘的七夕回忆。

  结果七夕当天上面就来了通知要加班,屠龙和无剑规划的约会计划全部泡汤,全员都跑去解决梦妖的案子。因为案子牵扯到两个大家族之间联姻的问题,所以一整天大家都四处奔波连吃饭的时间都空不下来。因为外勤和内勤负责的部分不同,所以这一天中他们都未见过一面。
  屠龙虽然懊恼自己的七夕计划全部付诸一炬但也兢兢业业地认真工作免得今天与倚天最后的独处时光都因工作没有。
  那厢无剑龇牙咧嘴地跑过来找他,说是要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卖了几下关子,无剑说她看梦妖的案子差不多了跟上面的的人说了下,于是屠倚剩下的工作就由她包办让他放心过七夕。
  屠龙自是知道收尾时的工作虽无什么需要外出的但要提交的报告却十分麻烦,想着拒绝她可是也清楚无剑说一不二的性格。最终爽利的答应,算欠无剑一份人情。
  收拾好材料递给无剑,屠龙便匆忙地想赶去部门大楼门口与等他的倚天汇合。
  无剑见情况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从白扇那里抢来刚刚空手变出的玫瑰递给屠龙。
  “约会不能空手而去啊兄弟。”
  屠龙冲她点了点头然后迅速消失在楼道里。

  “嘛,至尊组的喜鹊绝不认输!”
  无剑哒哒哒敲字向部门讨论群的妹子们汇报战果后扭头看了看身后工作台上厚厚的资料斗志满满。

  “倚天,七夕快乐。”
  “你也是。”

春日(荒川第一人称预警)


    #
  春天到了,是个发情的季节。
  吾看着红叶和青行灯他们一起跑到吾的房间听隔壁茨木屋里奇奇怪怪的声音并兴奋地涂画着什么,默默地坐在墙角思考着。
  唉,想念吾的鱼塘,即使旁边总有大天狗。
  但想到昨日河童请吾帮他留个地和鲤鱼精告白,吾还是默默蹲在墙角了。
  #
  这几天大天狗总是在吾门前乱撒羽毛,弄得吾每次出门总是被羽毛围困。
  想了想,吾决定去找晴明谈谈。
  在他门口顿了一会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吾敲了下门准备进去。
  结果刚开门就看到源博雅把手伸进晴明的衣襟里,面色不愉地眯着眼看着吾。
  吾立马退了出去并迅速地把门关上。
  唉……
  刚出了门,就见到红叶和神乐在外面抱着本子,旁边雪女放着冷气生气地骂着隔壁寮那个拐走了晴明的源博雅。
  #
  哦,那天(就是河童说要告白的那天)晚上。
  河童敲开了吾的房门,委屈的问吾那天怎么没把大天狗带走。
  啊?
  大天狗如此给吾添堵,用吾开他的传记。吾为何要与他交谈?他又怎会听吾的话?
  但见河童的告白之路确实艰辛(他赖在吾房中,说吾不答应就打扰全寮情侣说是吾指使的),吾想了想(被酒吞等一众氏神围攻的滋味)还是摸到了鱼塘。
  在满地的粉红(估计是河童准备的花)中,吾抬头望着坐在假山上的大天狗,劝他明天就别待在这打扰河童告白了。
  大天狗眼神凶恶地盯了吾一会。
  就在吾以为他要控制不住自己冲过来和吾打一架时,他点头答应了。
  #
  然后他就开始在吾门前乱撒羽毛。
  啧,即使同为ssr的吾也搞不懂他。
  #
  春天到了嘛,吾天天在寮里看到男男女女在秀恩爱,弄得什么地方都不得安宁。
  心累。
  于是约了一目连一起踏青。说起来他虽然在吾之后才来寮里,但人气却很不低。不过一目连自己大概没有什么自觉罢了。
  路上遇到了小鹿男,吾问他去不去品今年的新茶。
  然后一目连、小鹿男和吾就坐在离寮子挺远的一处草地感受了一下午的平静。
  期间海坊主、椒图、白狼、红叶和大天狗路过。吾还听见童女在不远处气鼓鼓地说荒川大渣男欺负一目连大人,想冲过来打吾,但是被童男拉住了。
  等吾把小鹿男和一目连送走后,海坊主过来语重心长地劝吾要专一。
  嗯?
  怎么感觉发生了很多吾不知道的事情。
  #
  于是吾把鲤鱼精找过来问她寮里还有什么事情是吾不知道的。
  她摆出了好看的笑容,说寮里一共有三个未解之谜。
  荒川之主究竟有多少位情人。
  荒川之主究竟喜欢谁和黑白童子究竟是不是鬼使兄弟的孩子。
  吾想了想,说这三个都不是未解的。吾没有情人也不喜欢谁,黑白童子是网易(消音)设计出来的(消音),和鬼使兄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鬼使白应该为鬼使黑跟他的二人世界被打扰而生气了吧,吾神游着。
  鲤鱼精在吾神游的时候掏出一个本子写写画画起来。
  吾走到她身后看了看,画上吾穿着西服被反捆着双手,表情奇怪。(反正吾感觉和大天狗收传记结束后吾的表情一样,不堪回首,吾也不想想起)
  #
  汝在画何物?
  荒川大人的海报啊,你别打扰我,还有人要买呢。
  谁会买呢?
  嗯,有一目连大人、小鹿男大人、大天狗大人、白狼大人、椒图姐姐……
  荒川大人!鲤鱼精终于反应过来,惶急地把她的画本藏起来。
  没事,汝画就是。吾觉得对自己有没什么损失,就干脆让鲤鱼精多赚点钱好了。
  不过,倒是确实发生了什么吾不知道的事情啊。
  #
  第二天起来,吾又在门前看到了大天狗留下的一堆羽毛。
  不过这次吾没立即把他们扫掉,而是先仔细观察了一下。
  黑色的羽毛在一起凑成了一个爱心,里面空了几个字。“汝愿意成为吾的大义吗?”
  嗯哪,看来大天狗确实对吾有恋慕之情。
  这样啊,和他在一起,然后再抛弃他,以报吾被十杀之痛,如何?
  不过玩弄别人的感情似乎挺不好的。
  吾这样想着摸到平常待的地方,不出意料地看到大天狗依然坐在他那块假山上。看到吾,他扇了扇翅膀飞了下来。
  吾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开始乱扯一些有的没的。
  最后唤出吾的游鱼围着他和吾画出心形,握着他的手说道。
  “吾心悦于汝。”
  然后……
  然后吾就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天狗笑成傻X。
  啧,吾再考虑对付大天狗用欺骗感情这事未免太多余了。
  #
  结果吾玩脱了。
  被大天狗锁在怀里,吾认命地闭上眼睛任他动作想着等会来的是五杀还是十杀。
  结果他半天没有动静。
  睁开眼,吾看到大天狗落下眼泪,呜咽着亲吻吾的脸颊。
  哎呀,这小可怜。吾突然想到他刚来寮里天天跟在吾身后当小尾巴的样子,倔强有可爱,没法让人不喜欢。
  荒川之主,荒川的暴君。
  神明般无悲无喜地望着凡人生老病死,一直孜然一身,清冷而孤独。
  不过若有一个人陪着,度过千年的岁月,也不会那么孤独了吧。
  所以吾把他的脸掰过来,主动吻住他。
  “骗汝的,吾心上之人,唯汝。”
  接下来的时光,吾会同你一同度过。
  #
  嘛,春天啊,是个发情的季节。
  #
  第二日起来后,吾看这满身的红印子和深v的衣领发愁。
  结果还没等吾穿好衣服,大天狗就端着绵绵冰冲进来。丢了它抱住吾,说吾不准始乱终弃、乱开后宫、生子带球跑、霸道川总之一夜风流……
  等等,后面那几个是怎么回事?
  刚出去买绵绵冰时白狼和雪女说的。
  然后汝就信了?
  大天狗没说话,但吾看出了他心中的委屈。你情人那么多吾真的很担心,而且之前还骗过吾。
  哼。
  吾把他推到在地,跨坐在他身上,把刚刚还没穿好的衣服脱下。恶意地舔了舔他的喉结,听他的呼吸加快。
  呵,看汝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等大天狗克制不住把吾摁在床上,吾挑了挑眉。
  来·日·哭·吾·啊。

  #
  咳咳,这是篇人物ooc,文笔渣的短小产粮。
  其实我写的是狗子荒,但写着写着荒川就越来越攻,然后狗子就意外的受了。
  嘛,女王荒川喽。
  实在不会取标题。